尤今

youjin.jpg (51169 bytes)
  

尤今,原名谭幼今,生于1950年马来西亚怡保。在父母亲的熏陶下,自小培养了良好的阅读习惯。八岁时,举家南迁至新加坡。1972年毕业于南洋大学中文系。曾任图书管理员、记者,现任职于教育界。1991年,尤今获得新加坡文协举办的首届“新华文学奖”。尤今的创作体裁分四类:小品文、小说、游记及散文。已出版的作品有《玲珑人生》、《山外有山》、《风筝在云里笑》、《大胡子的春与冬》、《含笑的蜻蜓》、《一盒首饰》、《沙漠里的小白屋》、《缘》、《奇异的经验》、《太阳不肯回家去》、《人间乐土》等等。以下是她的一些作品:

书 名 : 散 文 心 情

出 版 社 : 散 文 工 作 室

篇 名 : 企 鹅 回 家 了       youjinbk.jpg (206838 bytes)

 

落 沉 了 的 夕 阳, 在 天 边 恋 恋 地 留 下 了 一 抹 胭 脂 红。

这 一 抹 娇 艳 的 色 彩, 把 那 原 本 灰 苍 苍 的 天 幕 映 照 得 亮 丽 亮 丽 的。

明 明 是 夏 天, 但 是, 天 气 寒 冷 得 出 奇。 看 台 上 千 余 名 引 颈 企 盼 的 观 众, 个 个 冷 得 簌 簌 发 抖, 频 频 呵 手 取 暖。

这 里, 是 世 界 著 名 的 海 上 野 生 动 物 保 护 区 菲 立 岛, 也 是 企 鹅 的 大 本 营。

菲 立 岛 距 离 澳 洲 墨 尔 本 大 约 一 百 二 十 公 里, 岛 上 有 千 余 只 企 鹅, 过 着 早 出 晚 归、 富 于 纪 律 的 生 活。 每 天 早 上 五、 六 点, 它 们 倾 巢 而 出, 追 波 逐 浪 南 下 太 平 洋 去 捕 食 鱼 类; 到 了 晚 上 九 点 多, 它 们 又 成 群 结 队 地 回 返 巢 穴。 年 年 如 此、 日 日 如 是; 风 雨 不 改, 无 时 或 断。

现 在, 已 经 是 晚 上 八 点 多 了, 我 与 其 他 数 百 面 观 众 屏 气 凝 神 的 坐 在 看 台 上, 等 待 倦 游 归 家 的 企 鹅。

风 势 很 猛, 浪 花 层 层 翻 滚; 风 声 与涛 声 在 澄 亮 的 夜 空 里 互 相 呼 应, 海 鸥 高 高 低 低 满 天 飞 翔。

忽 然, 有 人 喊 道:

“ 瞧, 回 来 了, 企 鹅 回 来 了!”

人 人 都 望 着 同 一 个 方 向。

在 那 好 似 雪 沫 一 般 飞 卷 起 来 的 浪 花 中, 一 只、 两 只、 三 只, 啊, 无 数 无 数 只 企 鹅 出 现 了。

一 尺 来 高, 嘴 巴 扁 长、 眸 子 滚 圆; 背 部 和 双 翅, 滑 亮 如 绸、 黑 黑 似 漆; 胸 部 和 腹 部, 偏 又 是 一 大 片 皑 皑 的 白; 一 双 着 地 的 足 蹼 呢, 不 白 也 不 黑, 是 淡 淡 的 粉 红 色。

乍 一 看, 觉 得 它 们 象 极 了 个 个 身 著 黑 白 双 色 燕 尾 服 的 绅 士 哪!

上 岸 后 的 企 鹅, 并 没 有 独 自 赶 赴 家 门。 它 们 静 静 地 站 在 沙 滩 上 等, 等 一 家 老 幼 都 来 齐 以 后, 才 井 然 不 紊 地 排 好 队 伍, 在 风 声 与 浪 声 交 缠 着 的 黑 夜 里, 列 队 归 家。 尽 管 归 心 似 箭, 然 而, 它 们 队 伍 不 乱, 步 伐 齐 一, 实 在 令 人 叹 为 观 止。

企 鹅 走 路 的 样 子, 滑 稽 可 爱。 它 们 象 初 学 走 路 的 小 孩 儿, 举 止 笨 重, 步 履 蹒 跚; 而 那 摆 来 摆 去、 摇 摇 晃 晃 的 身 子, 却 又 令 人 产 生 了 一 种 错 觉, 以 为 “小 人 儿” 喝 醉了 酒!

当 一 群 一 群 的 企 鹅, 在 回 家 途 中 经 过 看 台 而 看 到 一 片 又 一 片 黑 压 压 的 观 众 时, 个 个 有 着 不 同 的 反 应。 有 者 视 若 无 睹、 有 者 低 头 疾 走、 有 者 却 停 驻 脚 步, 以 炯 炯 的 目 光 朝 我 们 望 着, 有 趣 的 是, 有 些 企 鹅, 一 边 趣 味 盎 然 的 看 着, 一 边 不 停 的 耸 肩、 眨 眼, 好 象 我 们 是 千 年 难 得 一 见 的 “怪 物” 似 的。

企 鹅 的 巢 穴, 建 在 沿 海 一 带 低 矮 的 灌 木 丛 中。 我 们 随 着 企 鹅 到 它 们 的 巢 穴 去 看, 就 在 那 儿, 看 到 了 一 幕 又 一 幕 触 动 人 心 的“ 天 伦 图 景”。 企 鹅 身 子 亲 昵 地 相 贴 在 一 起, 温 柔 而 又 温 馨 地 禺 禺 细 语, 每 一 家 子 闲 话 家 常 的 声 音, 汇 成 了 一 片 满 盈 于 耳 的 絮 聒 嘈 声。 呵, 在 海 中 捕 鱼 终 日 的 那 一 分 疲 累, 全 在 互 相 关 怀 与 彼 此 慰 问 的 这 一 刻 里, 烟 消 云 散。

十 点 过 后, 海 边 的 风 势 更 强 更 猛 了。 天 空, 已 经 转 成 了 深 蓝 色。 迟 归 的 企 鹅, 还 在 沙 滩 上 急 急 的 走 着。 远 远 望 过 去, 它 们 白 白 的 腹 部, 好 似 一 道 一 道 的 银 光。

地 上 的 银 光 和 地 上 的 星 光, 灿 烂 地 交 相 辉 映。

这 时, 人 潮 已 经 散 尽 了。 留 在 湿 漉 漉 的 沙 滩 上 的, 是 一 排 又 一 排 整 整 齐 齐 的 足 印。 风 来, 浪 起, 把 足 印 冲 去 ; 冲 不 去 的, 是 企 鹅 那 一 颗 一 颗 急 欲 扑 返 家 门 的 归 心………

书 名 :《阳光竟是甜的》

出 版 社 : SNP综合出版私人有限公司

youjinbk1.jpg (118935 bytes)

教学不是立竿见影的工作,教师在面对顽劣不羁,执迷不悟的学生,若是不能以爱心锲而不舍,诲人不倦的进行心灵重整的工程,势难叫顽石点头。尤今在这部新作中,就收录了四篇以青少年学生为主角的小说:包括《对不起,老师》、《生命的筹码》、《飞翔的企鹅》和《阳光竟是甜的》,反映了发生于校园内外的真实故事。

“每个问题学生的背后都有个问题家庭”,这四个故事里的主人翁范利翔、高成功、陆安全和汤斌才皆不约而同地印证了这个事实。他们有者父母忙于事业忽略了对子女的关怀和教导;有者则父母望子成龙,不顾事实一味施加压力予子女身上;有者父母双亡,缺乏家庭温暖而变得愤世嫉俗。他们彷徨、迷惘,犹如在茫茫大海中漂浮无依的小舟,不知何处是安全的避风港。而老师就像是矗立在海岸边,为学生指引方向的灯塔。尤今在小说中再三地强调了老师的神圣任务。老师的关怀与辅导,可以使学生重拾信心,茁壮成长。而老师的尖锐批评或不恰当的体罚,则可能进一步摧残学生的心灵,使其落入万劫不复之境。

这本小说对为人师表者,为人父母者无疑起着发聋振聩的作用,让我们在面对孩子的重重问题时,该如何拿捏得准,提供了发人深省之效。  

想知道更多有关尤今的资料,可浏览尤今个人网站 http://www.youjinpage.com/